20120220004319.jpg

「看似是陶冶性情的貝多芬第九交響曲,映入眼簾之際卻是刺眼的腥紅。」
美學、暴力與性愛完美地融合在這齣作品中。A Clockwork Orange最初被庫導本人歸類為禁片,一直到他死後才於英國首先解禁,被後世譽為70年代最具影響力的電影之一。


///////

從高中就熱愛驚悚恐怖片的我,對主角Alex那長長的下睫毛、全白連身吊帶褲、凸顯陽具的兜襠褲……這前衛裝扮一點也不陌生,然而促使我去看這齣是英倫搖滾樂團Blur的歌曲The Universal向A Clockwork Orange致敬的MV,說穿了就是太喜歡The Universal這首歌了,充分地給了我看A Clockwork Orange 的理由。這齣也看了不下三次,甚至還找了原著書來看,大概是因為其中有許多耐人尋味且值得深思的問題,才會一看再看。
在此記錄下自己的想法,或許往後也會有新的想法出現:

1.烏托邦/反烏托邦
反烏托邦是在討論烏托邦社會底下充滿和平的表面,其內卻充斥著各種弊病,如階級矛盾、資源緊缺、犯罪、迫害……,主角Alex就是烏托邦世界中被迫害的混亂因子,想要和平快樂就必須去除他的邪惡,但如果其人性本惡,是否侵犯了 Alex 的人權而違反了他的自我?

2. 雷休斯的船
Alex是位不折不扣的惡少年,偷拐搶騙姦殺掠奪樣樣來,終招牢獄之災,其後為了自由而自願參加思想改造,被改造成有一絲邪念就會有反胃的生理反應,來約束他邪惡的行為。如此的改造,與形上學同一性中的「雷休斯的船」有異曲同工之妙--將雷休斯船的零件全換新後,這艘零件全新的船還是原本那艘雷休斯的船嗎?被思想改造的Alex是原本的Alex?抑或成為社會化下的俘虜而已?

3.兩性的二元對立
電影中許多將女性劃為弱勢的性慾描寫,如無限放大陽具、Alex用男性生殖器藝術品毆打女性、意淫、輪姦女性等,似乎反映了父權社會及陽具崇拜的價值觀。諷刺的是,男性們似乎又是自卑的存在--影片中沒有一幕出現真實男性的陽具,他們需要用外在的陽具描寫來彰顯自己的威權。如此的父權似乎是建立在自我感覺良好之上,其實他們什麼都不是。

///////

還是覺得這充滿灰色地帶的世界好難搞。
Blur - The Universal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e Pontem 的頭像
Joe Pontem

Paradise City

Joe Pont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